校长回应“公开砸毁学生手机”

- 编辑:升学考试 - 776

校长回应“公开砸毁学生手机”

澎湃新闻记者 赵思维 实习生 郑朕

10月14日,网传一条现场“砸手机”的视频引发网友关注。视频显示,疑似一所学校内,身着校服的学生列队站在操场,面向的主席台上几名工作人员用器物砸毁手机,画面可看到手机被砸得“冒烟”。随后,安徽淮南市凤台县古城中学向媒体证实,视频中“砸手机”发生在该校。

网传公开销毁学生手机

************:网络(00:24)

17日,认证为“凤台古城中学常务校长”的今日头条网友发文称,承认校方的处理方式有些过激,这次公开销毁手机的过程只想对学生起到警示作用,“为了扩大影响,里面也夹了一些教师个人的废旧手机用来充数”。

10月17日,澎湃新闻求证发现,该网友确为凤台县古城中学常务校长郑某。同日下午,郑某向澎湃新闻表示,前述事情发生后,引起多方讨论,自己接到了很多电话,生活造成不便,想着通过网上平台发文解释此事,过多的不愿解释。

郑某在网文中称,其实校方公开“砸手机”并不是一时冲动,事情发生后网上提到的多种缓和处理方式校方此前都曾实施过,为了管理手机,学校专门定制了几个36格的铁皮柜子,专供班主任存放没收的手机,但依然屡禁不止。

开学时,学校就以班级为单位给学生家长致信,让家长了解校方禁止学校携带手机进校园的规定及违规将会遇到的处理方式,当时回收了家长签字回执存档。此外,学校还在校门口张贴禁止携带手机的公告,广而告之。

郑某认为,家长把孩子放到学校,校方就要负责,“我们不想让学生们在学习的年龄错过学习的时间”,毕竟,很多成年人都沉迷网络,何况孩子。他表示,这次所处理的手机都是因为学生半夜玩手机或在教室课堂玩手机被发现,确实对休息和学习产生不良影响。

“如果其他学校有更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法,欢迎告知我们,我们也会通过走出去、请进来的方式,向更多优秀的同行学习。”郑某称,透过这件事(公开销毁手机)让更多人关注到,手机对于学生成长的影响,关注到学校处理这种情况的难处,关注到如何规范解决这种情况的方式,在他看来也是一件好事。

安徽凤台县古城中学官网资料显示,该校校舍面积2.2万平方米,有51个教学班,150名教师,3300名学生。曾被评为“中国民办教育百强学校”、“淮南市先进社会组织”、“淮南市教育教学管理与质量考核先进单位”和“淮南市国防教育先进单位”。

澎湃评论丨不能让砸手机限制教育的想象力

澎湃评论员 西坡

在评论区,网友吵成一团。有人支持校方严管,“无规矩不成方圆”。而在另一派网友看来,砸手机和支持砸手机的人,都是毫无法治意识。从观念上,我反对砸手机这种粗暴的教育手段,但我可以理解支持严管派的心情。

首先要澄清,签过协议不等于学校砸手机就合理合法。要看协议条款是否受法律支持,签署过程中家长是否充分知情,是否有选择权。

但我们也要看到,如何引导孩子使用电子设备,如何管理屏幕时间,是横亘在整个社会面前的重大教育难题。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39名中小学生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3.4%的受访家长给孩子配备了手机,31.6%的受访家长坦言无法引导孩子正确使用手机。学校砸手机的新闻年年都有,只有放在这样的背景下才能正确理解。

不可低估手机对未成年人心智的扭曲能力。砸手机上新闻的学校往往会表示,“手机屡禁不止”“不得已而为之”,其中未必没有实情。作为成年人的我们,尚且苦恼于手机瘾,怎么可能指望孩子们单靠自制力就能抵御手机里的花花世界?

有人说,学校发现学生玩手机没收交给家长就是了。可是不妨想想,如果家长愿意管、管得住,学生又怎么会有机会把手机带去学校呢?不能排除有些家长正是因为自己管不住,才同意学校使用“雷霆手段”的。

中小学生手里的手机,已经是全球性的问题,而且在各个国家都会遇到争议。比如去年法国通过法案禁止幼儿园、小学和初中学生在校园内使用手机,不少国家的教育界人士呼吁本国跟进。但也有持反对观点的人认为,在信息时代让孩子脱离电子设备是因噎废食。

大量孩子在课堂内外沉迷于智能手机带来的廉价******,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问题。学校、家长和教育主管部门应该充分重视、协力应对。对手机要有刚性的约束,但不能让砸手机限制教育的想象力。每次砸手机风波引出的侵权讨论,其实反而模糊了手机问题的严峻性。手机不可以乱砸,但必须得管。如何管最有效,才是最值得讨论的。

本期编辑 邢潭

手机 郑某 学校 家长 淮南市